淫乱的表舅妈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11mni.com

表姐她们互换一个眼色,便一起来到姨丈的面前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们大家一起乾杯吧!」

       众人一起举杯,互相碰杯子,把酒喝光。

       姨丈也喝光了酒,笑道:「这杯酒好像有点不对,是不是加上了别的东西。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你以为加上了什幺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是加上了另外一种酒,是不是呢?」

       堂妹十分得意,她道:「等一会你便会有答案了,来,我们跳舞!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好!我从未试过天体跳舞的呢!这倒十分有趣。不过,我有一个
     提议,不知妳们同不同意?」

       堂妹问道:「你有什刺激的花样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改播旧音乐,我们只跳狐步舞,或是华尔滋,如果新潮的话,摇
     摇摆摆妳们身上少了一件东西,我却不同,那是有失公平的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起先不明白。

       姨丈摇摆给她们看,她们才哈哈大笑。

       原来,姨丈的特大肉棒,摇来晃去的,很是奇观。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好吧!虽然我很喜欢看,但你即然不舒服,只有播旧音乐了。」

       她低声的对婶婶她们说:「暂时依照他的话去做吧!不会多久药力发作,我们
     便会有好戏看了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看着走去更换唱片的姨丈,一起在偷笑。

       表姐对姨丈,早已着迷。

       她虽然在笑,但心中不忍,她觉得不该在他的酒中下了迷幻药,这幺好的一块
     料,为什幺大家不利用来享乐一番呢?

       音乐播出慢步的音乐。

       婶婶抢先和姨丈起舞。

       她紧紧的把丰盛的胴体,贴住姨丈跳舞,低声道:「你现在觉得怎幺样?是
     不是有什幺不对,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她十分关怀姨丈。

       姨丈笑道:「当然有点不对了,妳应该感觉到,我是不是很失礼,太没有礼貌!」

       婶婶一笑:「你的生理上的自然反应,如果没有反应,我们两人都不对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问道:「什幺两人都不对呢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一方面,我没有吸引力,你才没有反应,另一方面你没有反应,那
     你可能是无能了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哈哈大笑。

       这时,堂妹和小阿姨共舞,而姑姑和表姐,她们都觉得有种新奇的感觉,因为她
     们虽然以前也常常裸体共舞,但都是跳新潮舞。如今,肉体接触的虽然都是女人,
     但总觉得有奇异的刺激。

       一支音乐完了,接着第二支音乐。

       突然,堂妹吃吃的笑,说道:「真有趣,我们都好像要飞上天了。哈哈哈!真有趣。」

       这使众人讶异万分,向堂妹看去。

       堂妹竟然一边笑,一边拥吻着小阿姨。

       小阿姨推开她道:「堂妹,妳怎幺了!妳做什幺?」

       堂妹哈哈大笑道:「洪,你不要躲啊!你是不是不喜欢我。洪,你不能离开我
     ,我们两人双双在云层上,你不怕跌下去吗?快过来抱住我!哈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姑姑惊讶地问道:「堂妹,妳怎幺啦?妳脱了线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摇头笑道:「我没有脱线!」

       姑姑道:「那幺,妳知道我是谁?」

       表姐也问道:「妳看看我们是谁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着,用手指向她们数着说道:「妳们是天使,一二三四个天使,哈哈哈
     !妳们走开吧!不要看着我和洪,走开,回到妳们的天堂去吧!」

       婶婶讶异地看着姨丈,心中想!奇怪,洪却没有反应,倒是堂妹像吃了迷幻
     药似的。

       姨丈对堂妹道:「妳不停的叫洪,洪是什幺人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着指指搂住的小阿姨道:「妳问她吗?他是洪,是我心爱的男人,我爱他
     爱得要发疯了!」

       婶婶对姨丈道:「奇怪,堂妹为什幺脱了线,她把小阿姨当作你呢?怎幺搞的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她好像吃了迷幻药了,为什幺好好的吃迷幻药?」

       这时,小阿姨、姑姑和表姐,都向姨丈看。她们心中都在想,奇怪,为什幺洪
     大伟还那幺清醒?

       婶婶这时突然轻轻噢了一声,瞪大眼睛向姨丈看,便娇媚的一笑,低声道:
     「我从未试过站着玩,而且还是跳舞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却拖住小阿姨,要入房内。

       小阿姨奇道:「堂妹,妳怎幺啦?我不是洪,洪在后边,妳看见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妳以为我喝了酒,洪,不要和我开玩笑,这里人多,我们不要做
     样本给她们看,我们到房里去。」

       姑姑在小阿姨耳边低声的说:「妳陪她进去,真奇怪,为什幺她会这样,而洪却
     没有事,会不会刚才的酒摆了乌龙?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点点头道:「也许是吧!」

       堂妹已把小阿姨拖入房内。

       表姐对婶婶道:「这怎幺办?」

       婶婶这时却是媚眼如丝,娇喘连连。

       这使表姐诧异万分问道:「妳怎幺啦?有气无力的,妳在做什幺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洪,太好了!」

       姑姑也十分奇怪,她向婶婶看去,由上向下看,马上哎呀一声,说道:「婶婶
     一边跳舞,一边偷食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哈哈大笑,说:「你们三人喜欢这样和我跳舞吗?如果不反对,我们轮
     流玩吧。」

       表姐和姑姑都齐声说好!

       姨丈笑道:「但是,妳们要对我说实话,为什幺堂妹会变成这样子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妳们告诉他吧!」

       表姐道:「我们都是来协助堂妹对付你的,她暗中在那杯酒下了迷幻药,但不
     知为什幺,她却变成了服食迷幻药,两你却竟安然无事。」

       姑姑道:「刚才,你不是喝了迷幻药酒了吗?为什幺你好像没有功效,为什幺?」

       姨丈哈哈大笑,说道:「我也不明白,不过,医生告诉过我,我的胃有一种
     特别的酸素,是可以化解迷幻药这一类的毒药的呢!便安然无事,不起作用的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没事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如果有事,妳们就麻烦了,医生对我说过,如果我服了迷幻药有
     事,便会兇性大发,会杀人的呢!我会把你们五个人都杀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姐道:「你杀了我们五个人,你就变成杀人犯了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我不会有罪的,我在迷失了本性的形态杀人,而且,迷幻药也是
     你们暗中下的!与我无关,妳们是自取其咎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一征道:「刚才,你喝了那杯迷幻酒,不知有没有事,万一你的胃不能化
     解,等一会妳不是会发狂杀人吗?」

       姨丈点点头道:「不错,我会杀人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三人都大惊失色。

       婶婶忙推开他,说道:「洪,如果你药力发作,第一个便会杀最接近你的人,
     那便是我了?」

       姨丈点点头,突然,他跌跌撞撞,像喝醉了酒,他道:「糟了,我的胃今天
     无法化解迷幻药,你们在我的酒中,下的迷幻药一定很多,我很快便会发狂,会杀
     人了!你们快点逃走!快点!也把堂妹带走,否则,我一失去理性,便会杀人!快走!」

       三个女人,大惊失色,只见姨丈此刻倒在沙发上喘息!

       姑姑忙对众人道:「快,快去穿衣服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匆匆穿回衣服。

       走入房内,堂妹正在纠缠小阿姨。知道了原因,也大惊失色,她推开堂妹,去穿
     回衣服,婶婶她们也替堂妹穿衣。

       这五个女人,急急忙忙,夺门而逃。

       姨丈见她们狼狈逃走,不禁哈哈大笑,原来他是暗中动手把有迷幻药的酒,
     换给堂妹。

       这一回,胭脂马堂妹与四个死党,以为可以把姨丈好好的教训一顿,怎知却
     反而被姨丈戏弄。

       姨丈哈哈大笑,他把门关好,忙走进堂妹的房间,入浴室洗了澡,便在床上
     躺下去,一转眼便睡着了。

       早上醒来,张开眼睛,不禁吃了一惊。

       因为,他看见床前坐了五个女人。

       正是堂妹他们五个人,原来她们早已回来了。

       姨丈笑笑,问道:「昨夜,我为妳们五个人服务,一直到今早才睡,妳们不
     是都在客厅睡着了吗?这幺早便起来!」

       婶婶奇道:「什幺?你说昨天晚上,你和我们五人…」

       姨丈点点头道:「妳们都忘记了吗?妳们这五虎将真是十分厉害,每人都如
     狼似虎,而且每一个都喜欢咬人,我被妳们咬得遍体鳞伤呢!奇怪,妳们都好像忘
     记了!」

       堂妹向众人看看说道:「洪,我们喝酒太多,后来你怎幺样了?做过什幺事?」

       姨丈继续扯谎道:「我曾逃走,因为妳们都有虐待狂,我逃上天台可以飞上
     天,但又被妳们捉回来。妳们好像记不起来,我觉得这些事只是梦,真是奇怪了!」

       姨丈向堂妹看,只见她秀髮蓬乱,衣服汙秽破烂,手脚有伤痕擦了药水,洪
     大伟心中好笑,不用说,是堂妹喝了迷幻药酒,昨夜在街上闯了祸。

       姨丈故意惊讶的问:「堂妹,妳为什幺弄成这样子?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替她答道:「堂妹有梦游症,她昨夜梦游走出街外,倒在地上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点点头。

       姨丈心中好笑,但却忍住笑,说道:「你们五个人,我猜昨夜一定开我玩笑
     ,给我喝迷幻药酒才会使我觉得生了翅膀,对了,我不是做梦,是迷幻药发作。我
     曾有一次经验,当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杀人犯,到处要杀人,我打伤了五男二女呢
     !第二天,我的双手也受伤了,妳们是不是昨夜在我的酒中下了迷幻药?」

       婶婶忙摇头道:「没有,我们怎幺会乱给你迷幻药服食呢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这就奇怪了,我很疲倦,堂妹,让我在妳的床上,再多睡一会好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点点头道:「好吧!你睡一会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五个人走出房外,关上门。

       姨丈掩住嘴,忍住笑,蹑足走到房门边,侧耳偷听。

       他看见堂妹她们五个人,在客厅追究责任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这样看来,洪昨晚真的服了迷幻药了,但为什幺我的那杯酒也有迷
     幻药呢?这事真奇怪!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我他莫名奇妙了,我不明白,为什幺两杯酒都有迷幻药,我也不知
     道为什幺这样的?」

       姑姑道:「我明白了,一定是这样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是什幺?妳说吧!」

       方芳道:「是小阿姨糊涂,她把迷幻药倒放了另一杯酒,却不晓得。堂妹饮了就
     搞到昨晚随街追男人,表演脱衣服,如果不是我们把她捉回婶婶家,她不知怎幺收场?」

       婶婶叹一声道:「我可惨了,堂妹在我家中打破我许多酒,真是害人害己。」

       在房内,姨丈偷听了她们的谈话,忍不住想大笑起来,婶婶说得不错,真是
     害人终害己!

       这时,却听堂妹说:「这一口气,我一定要出的,昨夜不能好好的教训,下次
     也要好好的教训他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昨夜,他不是服了迷幻药吗?也算教训了他了。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问道:「堂妹,妳有什幺妙计?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有一个计策,先找我的乾妈去对付他,让乾妈与他开干!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妳的乾妈?我们是自已人,不妨坦白说,乾妈四十八岁,样子像老
     虎狗,妳以为他是个盲人,看不见?就算是盲人,用手也可以摸到,他会就範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乾妈十分厉害,又有两手功夫,除非洪不入房,他一进去便出不来
     ,要搞得乾妈满足才会放他走。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笑道:「要让乾妈满足这不是简单的事,她是有名的湖口婆呢!这回,洪
     惨了!」

       在房内的姨丈偷听到这里,不期然的向化 台上的一张照片看去。照片是两
     人合照,一个是很漂亮的堂妹和一个老女人,高头大马四十来岁,样子却像老虎狗
     ,这个女人,看来就是堂妹的乾妈了!

       姨丈心想:幸而听到她们的计画,不然就惨了。

       只听堂妹继续道:「我的计画是这样,先由我们其中一人去诱洪,约他去梅花
     别墅。我们事先安排我乾妈在房内等候,只要他一进房,乾妈那会放他走之理。而
     且,这件事,洪也够他受的了,乾妈最喜欢的一件事,就是法国艺术,哈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姑姑道:「洪不会答应的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乾妈孔武有力,他怎能不照做,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表姐道:「就用这个办法去教训洪,现在我去打电话到和平岛宾馆订个房间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点头道:「对了!有了房间号码才可以约姨丈今晚去那里,乾妈也能事
     先在那里等候。」

       于是姑姑便去打电话,她与和平岛宾馆的职员联络上,定了一间十三号房间,便
     对堂妹她们说:「是十三号房,现在做下一步的事了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下一步是我和乾妈联络,看她今晚有没有空?」

       她去打电话找乾妈,她道:「乾妈,我介绍一个男人给妳,我试过了,十分本
     领,妳不会没有兴趣吧?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对方传来吃吃的乾笑声道:「别的事我未必有兴趣,但男人则任何时间都有兴趣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那就好了,我已和那男人约好今晚和妳见面,妳等我的电话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对众人哈哈大笑,说道:「一提起男人,乾妈就精神千倍,现在我们进行
     第三步计画,那就是由我们其中一人去诱姨丈,由谁出马呢?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一笑道:「昨晚我已看出来了,洪对婶婶最有好感的,我发现洪对婶婶一
     边跳舞一边开干起来,因为堂妹迷幻药发作,使洪中途停止十分扫兴,因此由婶婶
     去约姨丈就十分合适了,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众人都认为婶婶是最适合的人选。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洪昨晚不是单独喜欢我,他的计画是轮流玩的呢!我没有把握,如
     果他不答应,不是前功尽弃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妳可以胜任的,妳去引诱他,然后说我们在外边不方便,跟着约他
     今晚九时去和平岛宾馆,妳说妳认识那里的人,已定了十三号房,叫他推门进去就可
     以了。但是最要紧的是叫他一定要準时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一笑道:「我可要吃亏了,让他先佔便宜。」

       于是婶婶便推开房门,向内一看,只见姨丈在床上熟睡。

       婶婶转身向众人道:「他睡熟了呢!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妳弄醒他好了,妳懂得怎幺做,妳去吧!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好吧!我只有试试看。」

       她其实对姨丈早已着迷了,现在有机会和他亲近这正是求之不得。可是一想
     到今晚姨丈要送到那只老虎狗的口中,就十分难过,正是,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
     我而死,这怎幺办呢?

       婶婶要救姨丈,但又不能出卖死党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      她推门入内见姨丈赤裸的熟睡,她走到床边,欣赏那伟大的肉棒。

       她坐在床边,竟然大饱手足之慾。

       先摸一摸他那结实的胸膛,接着手滑下来,摸向他的小腹部,握住那巨大无比
     的肉棒,一付爱不释手的样子。

       姨丈其实是假装熟睡,被婶婶一阵挑逗,真的有点受不了。

       婶婶唧一声笑,伏下身吻他。

       姨丈诈作被她吻醒,笑道:「婶婶,原来是妳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洪,你醒来了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向房内的四週看,道:「她们呢?她们在那里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在客厅,我是偷偷的进来和你亲热一下的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向下面一看,看到了婶婶的手,笑道:「刚才我作了一个梦,梦见妳在
     一间别墅享乐,原来是妳在挑逗我,令我连想的绮梦,婶婶我们享受一下吧!妳上
     来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忙拒绝的说:「不能在这里,这是很不妥,因为你不是那些无能的男人,
     每次都在一小时以上,这一段时间,如果她们发觉了,会被她们责备。最重要的是
     我除非没遇到能人,一旦遇到对手,我会激情的叫床,一旦狂叫起来,她们就会知
     道了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那幺,现在不可以了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当然不可以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早偷听到她们的计画了,但故意的说道:「那幺,什幺地方才可以呢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今晚好不好?你有没有时间?洪,今晚我和你玩个痛快!」

       姨丈问道:「知道,妳是不是今晚叫我到和平岛宾馆去?」

       婶婶点点头道:「是的,我那里认识女职员,我昨天已租了十三号房间,还未
     退房,你今晚九点便来和平岛宾馆十三号房,我在那里等你,好不好?」

       姨丈大喜道:「那好极了,我今晚九时準时到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吻了吻他,盯嘱的说:「记着,十三号房,你推开门入内便成了,我会在
     床上等你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故意道:「婶婶,我们早一点见面好不好?一同去吃晚饭,然后才一起
     去和平岛宾馆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忙摇头道:「不,我不想这幺快让她们知道和你的关係,还是秘密一点进
     行比较好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好吧!」

       婶婶笑笑道:「记着,今晚九时,你要準时,十三号房,和平岛宾馆。」

       婶婶走出房门外。

       姨丈心中好笑,他早已计画怎幺去应付今晚的事了。

       婶婶走回客厅。

       堂妹她们忙上前齐声问道:「一切顺利完成?」

       婶婶点头笑道:「他上当了,我刚进去时他是睡着的,我把他弄醒他看见是我
     ,竟然想立即享受。我说妳们在外面听,我是偷偷进来的,被妳们知道那是不好的
     。我便约他今晚九时,在和平岛宾馆见面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他答应了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当然,这家伙是只大色狼,那会不答应,今晚有得他苦吃了!」

     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马上打电话给乾妈,叫她依计行事。」

       于是,堂妹便去打电话给乾妈。

       对方正是乾妈接听电话。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乾妈,我已约好那个姓洪的男子,他很有本领,相貌英俊,而且
     又有技术,一定很合妳享用的。」

       乾妈道:「他知道今晚的对手不是一个年轻的女人,而是一个湖口的浪女人吗
     ?知不知道我是高头大马型的女人?」

       堂妹扯谎道:「他都知道,他正要找一个像妳这种体型的女人,而且有件事要
     告诉妳,他是一个被虐待狂的男人呢!妳一见了他,便要打他,儘情的虐待他,这
     才可以刺激他浓烈的性慾,使妳受用不尽的呢!」

       众人都掩嘴而笑。

       堂妹叮嘱道:「乾妈,妳记着要虐待他才好,否则,他会软弱无能的呢!」

       对方乾妈道:「我懂得对付他了,虐待男人是我拿手的好戏,堂妹,妳的乾爹
     就是让我虐待而死掉的呢!」

       堂妹叫她八点四十五分钟便进入和平岛宾馆的十三号房,熄了灯等候,乾妈十分
     高兴的答应了。

       堂妹放下电话,众人齐声大笑。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不要这幺大声笑,会被他听到,他如果对我们怀疑,今晚便不会去了。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我一直这幺猜,昨晚的那杯酒,会不会是洪暗中调换了。」

       姑姑啊呀一声道:「有可能的,对了,他这家伙十分精明,不是普通男人,不
     是个傻瓜。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和表姐也一齐附和着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也这幺想,他可能是暗中调换了,而自己又诈作喝了迷幻药酒,
     哼!今晚有得他好看了!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表姐道:「今晚去酒家庆祝一下,便回来这里,等候乾妈到来,告诉她怎幺对
     付他,这一定十分精彩!」

       姨丈已穿好衣服,扮作脚步浮浮的,从房内走出来。

       他见了这五个女人,便笑笑道:「妳们的酒使我醉倒了,单独一人在房内睡到
     现在,真是辜负美好的良宵,无福消受美人恩,真是太可惜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今晚你可以再来的,我们都喜欢你,洪,今晚到这里来好不好?」

       姨丈故意向婶婶看看,便摇摇头道:「今晚我约了朋友吃饭,如果来,也很
     晚才能来,又或者不来,说不定被明友拉住打牌呢!明天晚上再来好不好?」

       堂妹一笑道:「也好,明天晚上,我们在这里等你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明晚见吧!我很疲倦,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,再见!」

       姨丈扬长而去了。

       堂妹她们五个人,都得意地发出笑声!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可惜,我们今晚无法欣赏乾妈和洪的精彩表演,但是今晚之后,我
     还会给他苦头吃的。今晚只是给洪的小小惩罚,还有好戏在后头,有得瞧呢?」

       姨丈倖而在房门偷听一切,不然的话,以为今晚可以享受婶婶这个风骚的性
     感尤物,那就要上大当吃苦头了。

       姨丈一边开车,一边想着用什幺方法,破胭脂马这一招。

       当然,他是可以不去和平岛宾馆,但这不是取胜之道,只是避战而已。

       忽然,他想到一条妙计了。

       他返回寓所,停好车,大厦的管理员是个身体强壮的外国人。

       这外国人名叫总经理,平日对姨丈十分友善,姨丈也帮过他许多忙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见姨丈回来,笑颜迎人,叫道:「洪先生,早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拍拍总经理的肩膀,先给他一千元台币道:「总经理哥,给你去喝酒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十分奇怪,一手接过钞票,诧异地道:「洪先生,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,
     无功不受禄。我们是好朋友你要我做什幺?吩附我好了,不用给钱,无功不受禄呀
     !你要我做什幺事?」

       姨丈笑道:「总经理,你今天是否值日班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点头道:「不错,但日班夜班也没关係,洪先生要我做什幺,我总经理一定
     立即依照吩附去做,你儘管说好了!」

       姨丈笑笑说道:「总经理,你想不想玩女人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呵呵大笑,说道:「当然想,我总经理是人不是木头,你们中国人说过:食
     色性也。洪先生,你要我去做什幺事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有一个女人,她喜欢高头大马的男人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精神一振,呵呵大笑道:「你要介绍我去为她服务,告诉你洪先生,我查
     埋不是夸口,我是十分厉害,呵呵呵!是不是真的介绍我去为女人服务?」

       姨丈点点头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精神奋发,忙问道:「几时?现在也可以,我去找个兄弟替我值班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不是现在,是晚上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大喜道:「那就更妙了,今晚几点?」

       姨丈先问他道:「你的对手,那个女人是高头大马的女人,你喜不喜欢这种
     女人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笑道:「我们印度男人就喜欢这种型的女人,这才是美人呢!」

       姨丈便告诉他,那个女人叫做表舅妈,吩附总经理叫她做表舅妈。

       姨丈说今晚九时,叫他前往和平岛宾馆,直入十三号房,里边没有亮灯,那个
     女人会在床上等,你去了可不要客气。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如果她问妳是什幺人叫你来的,千万不要说是我,你说是堂妹小
     姐叫你来的,记得吗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堂妹小姐,当然记得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那个女人是堂妹的乾妈,她很古怪,明明是叫堂妹替她找男人,
     但她可能拒绝你,不过这不是真心,只是作态,因为她喜欢男人对她用强暴的手段
     ,你明白怜香惜玉吗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呵呵的笑道:「我总经理很温柔体贴!」

       姨丈摇摇头道:「那个表舅妈不喜欢男人温柔,却要粗暴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笑道:「这个我也十分拿手,总之需要我怎幺样,我便怎幺样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这就好极了,你可以对她施暴,她喜欢男人虐待,而且,要搞足
     一个钟头你才可以走人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笑道:「你放心,我会做妥当的!洪先生,不是我夸口,对付女人,我很
     在行!」

          *           *           *

       晚上,堂妹她们五个人,和表舅妈一起吃饭,这是表舅妈请客的。

       堂妹的乾妈,是个高头大型的女人,相貌虽然不难看,但亦不是个美人,打扮
     得十分妖艳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吃吃笑道:「现在是已饱餐战饭,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那个姓洪的。堂妹
     ,妳们没有骗我?他真的有本领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乾妈,我这个乾女儿那次骗过妳?阿洪是一个奇男子呢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他已经知道我是一个怎幺样的女人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当然知道,他说他喜欢和上了年纪的女人交手,而且,他夸口未逢
     敌手,他要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女人,打一场激烈的硬仗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哈哈大笑,说道:「这样,他今晚便得偿所愿了。堂妹,妳试过阿洪了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着点点头道:「是的,乾妈,我也是湖口女,但是我无法应付他呢!所
     以我便想到乾妈一定可以把他打败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点点头道:「当然,妳乾妈身经千战,未逢敌手。今晚我会使洪知道还有
     十分厉害的女人,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不过,表舅妈,也不要过份伤害他,因为我们五个人,还要享受享受
     呢!总之,赢了他便算了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婶婶,妳不用担心,洪受得了,他是被虐待的男人,乾妈要虐待
     他,他才会满意的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点点头道:「对了,我就有虐待狂,落在我手上的男人,我要把他们虐待
     一番,使他们对我屈服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对了,妳要狠狠的虐待他一番,他才有劲呢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吃完饭,已是八点十五分了,她对众人道:「乾妈现在去了,妳们明天早
     上在堂妹家中等候我的战果,并且由我请妳们饮茶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她们四人今晚都在我家,明早妳来可能太疲倦了,可打电话去梅
     花别墅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走了之后,她们五个人都吃吃的笑着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知道,乾妈会发狂的,她一定会好好的整治洪,明早,我一定会
     听到乾妈精彩的报告,那个洪昨晚调换了酒,害得我好苦,今晚要他报应了。」

       却说表舅妈到了和平岛宾馆。

       她告诉职员,她是堂妹的乾妈,早已租了十三号房。

       职员含笑带她到十三号房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对她说:「如果有男人来找十三号房,妳便让他自己进来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女职员收了她一千元小费,笑着走开了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看着手錶,这时是八点半,还有半小时。

       她便脱去衣服,先洗个热水澡,从手提袋取出香水洒在身上,便把房内的灯光
     熄灭,躺在床上,等候着阿洪的到来。

       房内开了暖气,十分温暖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因晚饭时喝了酒,躺在床上竟然睡着了。


     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

       九点正,总经理已依时到达和平岛宾馆。

       女职员见了他也不奇怪,因为来租别墅幽会的人什幺人都有,有的男人喜欢太
     妹,有的女人又约了黑鬼来,有的年轻人拖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婆来翻云覆雨,
     总之,是无奇不有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告诉她,是找十三号房。

       女职员笑笑说:「由这边走过去左转便是十三号房,里边的小姐等你许久了,
     她吩附说你到来便可以推门进去,她没有锁门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便依照她的指示路线找着十三号房,推门入内。

       在床上裸睡盖着绵被的表舅妈,这时仍在熟睡,她不知道有人进来,就算她没有
     睡着,在黑暗的房中,表舅妈也看不见一个黑人进来,而以为是姨丈呢!

       总经理一进入房内,便嗅到一股香水味,他笑道:「好香呀!」

       他把房门关好,又上了锁。

       这别墅的房间,装饰华丽设计良好,都有隔音设备,里面如何浪叫也不会传出
     房外的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不去亮灯,摸黑进袭。他先把衣服脱光。刚才他进来时门外的光线,使他
     知道床的位置,因此,在黑暗中也知道床的方向的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走到床边,笑道:「表舅妈我来了!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这个高头大马的表舅妈,仍在熟睡如泥,听不到的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哈哈大笑,坐在床边,说道:「表舅妈,妳好诱人,诈睡来玩我。好!我会
     使妳出声的,先让妳尝当我的手段,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钻入被窝,双手游动着。

       一手摸着她的双乳,一手直扑肉洞。

       这幺一来,表舅妈醒了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吃吃笑道:「阿洪,我等你等得睡着了也不知道,你来了很久吗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哈哈大笑道:「我来了一会儿,表舅妈妳的声音好娇柔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当然娇柔,别人时常讚我的声音娇嗲,哎哟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大声呼痛,原来总经理粗手粗脚,弄痛了表舅妈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哈哈笑道:「表舅妈,我知道妳最喜欢粗鲁的男人,哈哈!我又来了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又是狠狠的一捏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在黑暗中,打了他一下道:「不是这样粗鲁,你的肌肉很结实,而且你的
     肉棒又是这幺巨大,很合我胃口,不过你的皮肤这幺粗糙,怎幺会这样呢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是男人,男人的皮肤自然粗糙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而且,你十介古怪,身上有椰油味,你为什幺擦了椰油呢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一向是擦椰油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笑道:「洪仔,我知道你生得英俊,房内没有灯光,让我摸一摸你的脸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表舅妈,妳摸吧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伸手去摸,马上惊讶万分,叫道:「洪仔,你满脸鬍鬚的,奇怪她们没有
     告诉我你是个鬍鬚仔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一向有鬍子的,女人就喜欢男人有鬍子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笑道:「这是你说的,除非你让我知道鬍鬚的好处,我就会喜欢!来吧!
     嗯快点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好吧!表舅妈,我使妳享受一下鬍鬚的好处,有许多女人就认为,就
     像吃咖哩一样的刺激呢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笑道:「我正是喜欢咖哩鸡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请妳吃咖哩鸡。」

       于是,总经理便去吻她,吻遍全身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浑身酸痒,嗤嗤笑个不停。

       突然,总经理一口咬下去,这个咬使得表舅妈尖叫呼痛,而总经理又咬第二口,而且
     用手乱抓乱捏一通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痛得要命,娇声道:「你疯了吗?洪仔,你这会弄伤我的,你有虐待狂?」

       奄理笑道:「表舅妈,堂妹说妳喜欢被人虐待,我要令妳满足,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又是乱咬乱抓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奇怪,一边呼痛一边亮床头灯向身上的人看,马上大惊失色!她发觉竟然
     是一个印度阿三,她道:「你是谁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是阿洪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向他打量,摇摇头道:「你不是阿洪,堂妹对我说,洪仔十分英俊,他不
     是印度阿三,而你却是,你究竟是谁?你摸错了房门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哈哈笑道:「我没有摸错房间,难道,还有一个堂妹的乾妈,在另一个房
     间吗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问道:「是谁叫你来的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还有谁,便是妳的乾女儿堂妹,她是替妳约我来的,这也会搞错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诧异万分道:「堂妹叫你来的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点点头说:「表舅妈,我告诉妳一个秘密,昨晚我和堂妹睡在一起呢!妳的
     乾女儿大讚我好棒,她说她的乾妈就一定喜欢我这种男人。今天早上,堂妹打电话
     给妳是不是?妳有没接到她的电话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有,不错是她打电话给我,你怎幺知道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当时,我还未和堂妹分手,还在她的身边,她说要介绍我给妳,但
     又叫妳等一等,等她的电话,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点点头:「对了,正是这样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后来她问我愿不愿意替乾妈服务?妳和堂妹和拍的照片我看过了,
     其实我对妳早已仰慕已久了,本来我是假装不愿意博取她的欢心,因为我不知道她
     说要介绍妳给我是不是要试试我?所以我拒绝,我说连妳乾妈都来那太难为情了,
     然而她竟然生气了,非要我…否则,从此不要再见她,我才看出她的真心话,只有
     答应。其实我见了妳的照片早就喜欢像妳这种体型的女人呢!表舅妈妳不喜欢我吗?
     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点点头道:「当然,堂妹她说谎,她说你是个十份英俊的男人,可是原来
     是一个阿三,我一向讨厌阿三,满脸鬍鬚难看死了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笑道:「有许多东西外表难看,但却能带给我们快活,例如我的小阿三不
     是十分难看吗?可是一动起来,妳便会大讚好呢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总觉得这个阿三有点来历不明,可是他说堂妹的事,又是一模一样的,难
     道昨夜堂妹真的和这个阿三打仗起来?

       她又那里知道,全是姨丈告诉总经理的,才会说得如此逼真!

       总经理笑道:「表舅妈,我们享受一下吧!我知道妳是一个被虐待的女人,堂妹告
     诉我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怔道:「堂妹说我是一个喜欢被虐待的女人?其实我是一个喜欢虐待人
     的女人才对呢!堂妹真的这幺说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她说的我又怎能对妳说?她已告诉我使妳兴奋的秘诀,是把妳虐待
     ,妳才会过隐,而且又说妳一向否认,叫我不管妳承认还是否认只要虐待妳,妳就
     会喜欢我。」

       他顿了一顿再说:「她又教了我一个妳最喜欢被虐待的方法,叫我照做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问道:「真的吗?你真的知道吗?究竟是什幺方法?你说来听一听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没有说话,竟然一掌打在表舅妈的脸上,跟着又是一掌,左右开弓,把头向
     她胸前伏下去,向她胸部乱咬,双手又向她乱抓乱捏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痛得眼泪直流,又叫又嚷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挣扎道:「阿三,你为什幺打我?咬我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妳觉得舒服是不是?堂妹就是教我这样伺候妳呢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破口大骂道:「堂妹,妳竟然找个八三来拿我开玩笑,我不会放过妳!」

       突然,总经理狠狠的咬她一口,表舅妈痛得大叫救命!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表舅妈,不要叫救命,妳大声叫外边也不会有人听到,自然不会有人
     来救妳,其实我已看出来了,堂妹告诉我,她说妳越觉得过隐越会大叫,哈哈哈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不要开口阿三闭口阿三的,我有名字让妳叫的,我是供仔,妳和莉
     莉一样叫我洪仔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哼一声道:「快放我走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堂妹她们五个人,说不能未到时间就放妳走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妳说她们五个人,那是谁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故意问,目的是要试试他,是不是真的和堂妹有关係。

       但总经理早已熟记了姨丈讲给他的资料,便笑道:「她们五人,自称是五虎将
     ,那是堂妹、小阿姨、婶婶、方方、表姐等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心中想:对了,这阿三和她们认识,是她们叫他来没错。「表舅妈便问道:
     「你刚才说她们是限定你时间吗?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对了,堂妹说最少要虐待二小时妳才会满足的呢!其他四人亦同时
     说最少两小时,那是一小时虐待,一小时性交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又问道:「那幺,姑姑她们一定给你钱的了,替她们工作是有酬劳的吧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依照姨丈教他的话,点头道:「有的,堂妹给我5千元,其余四人各五
     千,一共5万元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哼一声道:「阿三,不阿洪仔,我也给你5万,你停止对我虐待,好不好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有钱我洪仔当然要,但是怎幺向她们交代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你当做已把我虐待两小时便是了,我不告诉任何人,只要你不说,
     便没有人知道的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心中高兴,他没有想到,今晚有得玩,又有5万元收入。

       他点头道:「表舅妈,这样我就谢谢妳的5万元了,不过妳要两小时后才能离去
     ,因为被堂妹知道,她会向我收回她们的5万元,还会打骂我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笑道:「你放心好了,我会做的,我还会让她们知道,我是被你虐待得好惨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这就好了,拿来吧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打开手提袋,取出5万元交给总经理,说道:「阿三,你走吧!我要洗澡了
     ,我被你咬得遍体鳞伤,打得全身痠痛,我要休息一会才能走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我先走了,表舅妈,妳千万不要让堂妹知道我说穿了她的秘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点头道:「你放心,我不会说的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穿回衣服说道:「我要走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阿三,我还有一些事问你,你知道她们为什幺要找你来虐待我?是
     什幺原因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这个我不知道,但听堂妹说,她们几个人说妳时时夸大,说妳常夸
     口说妳打遍天下无敌手其实是假的,只是吹牛,堂妹说要给妳厉害看看,我当时是
     在卧室内偷听到,堂妹后来提议,叫我来虐待妳把妳弄得浑身是伤,使妳以后不敢
     吹牛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哼一声道:「等一会,看谁是吹牛谁教训谁,哼,阿三,我忽然想起一个
     办法,她们出5万元,你便答应对付我,如果我也出5万元,你愿意虐待她们吗?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表舅妈,我其实不是一个有虐待狂的阿三,而且,5万元虐待五个人
     ,这是不是太低价了,应该是一万五千元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想道:「一万五千元,数目大大了,我亲自去对付她们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这样,我便走了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来到一间餐厅,姨丈早在那里边喝着酒等候。

       总经理一坐下,哈哈大笑道:「阿洪,我请客,你随便吃东西!由我请客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诧异万分,问道:「为什幺你请客,我麻烦你做事,应该由我请客才对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哈哈大笑,他把一切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,最后笑道:「就这幺简单,
     我得到9千元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一阵笑,问道:「那个表舅妈,是不是被你咬得遍体鳞伤呢!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道:「伤的很厉害,她说要去找堂妹报仇。」

       总经理接着说:「阿洪,堂妹究竟是个怎幺样的女人?还有另外四个女人,要不
     要我去对付?」

       姨丈哈哈笑道:「你这个阿三,好大的胃口,好吧!有机会,我会再找你的 。」

       两小时后,堂妹她们五个人聚集在堂妹家中,等候表舅妈的消息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搞苦了姨丈,会马上来把经过情形告诉她们的。

       莉前吃吃笑道:「你们猜猜,我想了什幺,这样好笑?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还不是想洪被咬得遍体鳞伤,表舅妈是个十介疯狂的女人,她就是喜
     欢咬男人打男人的,洪会吃尽苦头了!」

       电话铃响,堂妹匆匆接听,打来的正是表舅妈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阵笑,说道:「堂妹,我现在去妳那里好吗?」

       堂妹忙道:「好呀!乾妈,阿洪怎样了,是不是令妳满意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阵笑后,没有再说什幺,却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      堂妹放下电话,哈哈大笑道:「表舅妈马上来了,她一定把洪整得不生不死!」

       姑姑她们在拍手叫好。

       姑姑道:「我想,洪现在还躺在和平岛宾馆的床上,不能动弹了!」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如果我们能亲眼看见,那才是精彩万分。」

       她们五人又那里知道姨丈棋高一着,反而令表舅妈惨而败北。

       不一会,门铃响,堂妹把楼门打开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装着笑脸走进来。

       小阿姨道:「我们为乾妈鼓掌!」

       五个女人一齐拍手,嘻嘻哈哈的大笑!

       表舅妈向众人扫了一眼,问道:「你们五个人为什幺拍手,这样高兴?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乾骂妳打了一场胜仗,为什幺不拍手呢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心中生气,哼了一声,坐了下来。

       堂妹她们十介奇怪,堂妹问道:「乾妈,妳大胜回来,却闷闷不乐,那是什幺
     原因?为什幺呢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又是哼了一声,问道:「妳们以为我是大胜?」

       婶婶道:「不是大胜则是小胜了,总之是胜利了也该开心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冷冷的道:「你们五人不要对我说风凉话了,我知道开心的不是我而是妳
     们,妳们应该高兴!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这个我们自然高兴了,但乾妈也不该闷闷不乐,为什幺呢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向她们扫了一眼,说道:「妳们笑我了,但是我却要妳们先开心,使妳们
     知道妳们的计画全部成功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笑道:「乾妈!我早就肯定,一定成功的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突然脱衣服,她把身上的衣服脱光。

       堂妹她们五个人,向她身上望去,都大吃一惊!

       因为,她们看见了伤痕纍纍,有牙印、有抓痕,一块青一块红的。

       她们都莫名奇妙!

       表舅妈愤愤的穿回衣服,向五个目瞪口呆的乾女儿扫了一眼,道:「现在妳们心
     凉了。堂妹!我问妳,妳们存的是什幺歪心,我自问待你们不薄,但妳们却骗我什
     幺洪仔,那个洪仔竟然是一个阿三,哼!」

       她们五个人都大惊失色,齐道:「是个阿三?」

       堂妹诧异道:「乾妈!阿洪不是个阿三呀!怎幺来了个阿三的,不可能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原原本本的说出来。

       堂妹啊呀一声道:「我们被戏弄了,一定是那个洪仔,把一个阿三找来,却使
     乾妈吃了苦头!」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乾妈,那个阿三有没有和妳性交?是不是与别人不同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没有,我给了他9千元,这个死阿三见钱眼开,连什幺也忘了,那
     还记得性交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我们要找阿洪算帐,那阿三一定是阿洪收买的,他为什幺知道计策呢!」

       婶婶一想道:「可能是今早他诈睡,偷听我们的谈话。」

       堂妹点点头,说道:「我们要痛痛快快的把阿洪教训一顿,报仇雪恨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摇电话给老司机。

       电话接通,对方正是老司机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阿周,我要查一个人,你得说真话,否则我会给你好看,知道吗?
     」

       老司机忙道:「表舅妈,妳有什幺事,儘管吩附好了,我阿周知无不言的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有一个姓洪的男人,曾叫过堂妹的,你知道吗?」

       老司机忙道:「表舅妈,他是一个私家侦探,十分风流,女人见了他便好像苍蝇遇
     到糖一般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得到了姨丈的资料,笑道:「妳们怪不得败下来,这个阿洪原来是个风
     流侦探。」

       这五个女人惊讶万分。

       堂妹道:「我们想报仇雪恨,就不会那幺容易了!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那倒未必呢!」

       堂妹问道:「表舅妈,妳是不是有了妙计,可以对付姨丈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是的,不过…」

       堂妹问道:「不过什幺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我要单独去见他,妳们不用插手,我有办法把他好好的教训一顿。」

          *           *           *

       「我是李太太。有一案件,想请洪侦探替我侦查,因为要争取时间,才能查出
     原因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是急事吗?」

       对方表舅妈道:「嗯!是急事!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我平时很少夜里回事务所的,但今晚刚好有点小事,要回来看看
     。李太太,请妳到我的事务所来吧!」

       对方表舅妈道:「你的事务所在什幺地方?我的朋友只给我电话,没有地址呢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便告诉她事务所的地址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很快便来了。

       事务所内,只有姨丈一人。

       他去开门,向前面的女人望去,只见是个高头大马型的女人。虽然徐娘半老,
     但风韵犹存,而且,身段十分性感,不是很美丽,但还算中等,可以说不算丑女人
     之类的了。

       姨丈知道,她就是电话中的那个李太太了。

       不过,姨丈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很面善,似乎在什幺地方见过?于是左思右想
     ,想想可能是半年前在一个喜宴场合碰过头,又可能是另外一个应酬场合中彼此同
     席。再想了一阵子,也想不起来,只好不再想了。

       他招呼李太太坐下,又向她打量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吃吃笑,问道:「洪侦探,我深夜来访,为了什幺?是要去捉姦啊,我的
     丈夫和女人在外边鬼混,我要你协助我去捉姦,拍摄床上照片做证据,你一定这幺
     猜,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姨丈笑笑,点点头。

       猛然想起了,这个女人在堂妹的房间见过,是一张照片,和堂妹一同拍摄的生
     活照,这个女人正是堂妹的乾妈。

       姨丈心中明白了,刚才,这个表舅妈吃了总经理的苦头,如今是来找麻烦了吧?
     不用说,表舅妈以为他不认识她,所以来报仇雪恨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风情万种的搔首弄姿,她对姨丈,是一见锺情了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洪侦探,许多人都说你是个风流大侦探,我如今见你面,果然是个
     风流人物。你猜猜,我找你查什幺案?你猜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这个,十分难猜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坐到姨丈的身边,说道:「我不是要去捉姦,我已没有了丈夫,和丈夫
     早已离婚。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我要你马上去做,你肯吗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请说吧!是什幺重要的事非要现在去做不可,妳说出来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握住姨丈的手,风情万种的注视他,说道:「我要你马上替我查一个人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问道:「妳要侦查什幺人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是一个阿三,你先看看我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竟然在姨丈面前,把身上衣服脱光。

       姨丈忙道:「李太太,不要在这里脱衣服,被人看见了会不好意思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向她的身上望去,只见满身伤痕。

       姨丈是明人,他知道表舅妈是被总经理弄伤了。

       姨丈故作不知真情,问道:「为什幺会变成这样子?是不是遇到大色狼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我遇到一个虐待狂的男人,他是一个阿三,我想请你替我找这个人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侦查那个阿三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摇摇头道:「不,是那个本来要约我的那个男人洪仔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近来,真是怪事一萝筐,我告诉妳一些事,有个女人请我替她侦
     查她丈夫的行动,因为她丈夫身体竟然布满了伤浪,是被女人咬伤捏伤的。这位太
     太担心丈夫在外边有了女人,要我侦查,就是要知道是不是有女人?有了情妇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你替她侦查到真相了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是的,我查到了一位小姐,她是一位客串的应召女郎,不是以此
     为职业,只是客串性质,她原来是个湖口的骚女人,许多客人都不能令她满足,便
     把男人咬的遍体鳞伤了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原来如此,不是太快活达到高潮才咬人的。那幺,请问你有没有和
     她玩迥一手呢?结果如何?」

       姨丈点点头道:「有的,她名叫沛珍,是个很动人的小姐,我从未遇过像她
     这幺性感风骚的女人,我真幸运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她有没有咬你呢?」

       姨丈摇摇头道:「她没有咬我,因为我令她满足,所以,她没有咬我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笑道:「原来你这幺好,后来又怎幺样呢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后来,堂妹约我去她的香闺参加派对,我去时却发觉除了堂妹以
     外,还有四个女人。她们对我很欢迎,但是,我无意中偷看到她们在倒酒时,把一
     些药粉放入一只酒杯中。来才知道,这是迷幻药,目的是给我喝,她们想害我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接道:「后来你是喝了这有迷幻药的酒了,是不是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我没有喝,我把这杯酒放进她们的酒中,而取了其中一杯没有迷
     幻药的酒,堂妹竟然喝了这一杯有迷幻药的酒。我不明白,她们为什幺要戏弄我?
     如今是害人终害己了。堂妹她们害不到我,却五个女人约我和她们的乾妈比赛,她
     们说我一定要败下来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道:「你见过她们的乾妈吗?你认识她吗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从未见过,但我很希望和表舅妈玩一场友谊的性交,技术交流一下
     。于是,我便依照她们约定的时间地点,去会她们的乾妈,地点是和平岛宾馆。怎知
     ,我去别墅门口,却遇到一个阿三,这个阿三拦住我的去路,他说他知道有五个女
     人想害我,叫我不要到别墅。我问他是怎样得到消息的?阿三说有钱便可以说出真
     相,我给他一千元,阿三说是一个名叫堂妹的女人,叫她在别墅门口拦住我,不许
     我进入别墅去找那个约我的表舅妈,我不明白堂妹她们在搞什幺鬼?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听罢,却信以为真,哼一声道:「我回去教训她们,我上了她们的当,我
     去找她们算帐!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什幺?妳…」

       姨丈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笑笑道:「我就是堂妹的乾妈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哦!原来妳就是表舅妈。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对着他吃吃的笑道:「洪侦探,你不是想和我技术交流吗?」

       姨丈只好说道:「嗯!我是很乐意的,不过…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急问道:「不过什幺?」

       姨丈道:「在这事务所不方便…」

       表舅妈紧接着说:「那我们去和平岛宾馆好了。」

       姨丈骑虎难下,只好答应了。

       他们来到了和平岛宾馆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一进入房间就迫不及待的把身上衣服脱个精光,连带也顺手剥姨丈的衣裤。

       姨丈只有被动,顿时,两个赤裸裸的同时躺在床上开始一场战争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的动作实在激烈,就像是饥渴已久,迫不及待似的。

       姨丈知道她浪得很厉害,忙将她翻身向下,伸手一摸那一张一合的阴唇,準
     备速战速决。

       姨丈将手指插入肉洞里,将它搅动几下,她更浪了…

       淫水从肉洞里一直流出来,弄湿了他的双手。

       「嗯…小穴里面痒得很呢…」

       慾火高张的她,玉足不停的蠕动,把姨丈的肉棒对着肉洞口直拉。这时洪大
     伟才伏在她的两股之间,握着大龟头在那淫水的出口直磨擦着,直逗得表舅妈紧咬银
     牙,不住颤抖。

       「洪…快插进去…」

       姨丈见她这种急相,猛的向前一挺,大肉棒立刻滑入。

       只听娇呼一声…

       「哎呀…狠狠的…美死我了…」

       挺进的肉棒抵住了芯,但是姨丈并没有动屁股,他让大龟头顶在花芯一阵磨
     擦旋转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已感到无比的快感,刺激得全身颤抖,花芯收缩,连牙根都在打颤,这时
     肉棒又往上挺,表舅妈爽的浪水不住的向外流,小穴更觉的充实快感简直整个人都快
     要飞上天。

       「洪…我要死了…快…快抽动…抽动你的大肉棒…我…我要你狠狠的插…插破
     小穴…快…快呀…」

       说着大屁股一直向上挺,伸出了手臂搂着姨丈的后颈,主动的吻在他的嘴上
     ,舌尖也在他的口中直顶。

       「表舅妈!舒服吗?」

       「嗯…哼…你真行…我没有遇过像…你这样行的…」

       姨丈猛烈的猛插几十下。

       「啊…啊…哎呀…」

       原来表舅妈已忍不住洩了一次阴精了,只见她的全身一颤一动的抽搐着。

       但姨丈并没有停止动作,他要这徐娘半老的表舅妈知道他的厉害,大龟头在肉
     洞里不停的进出着,浪水顺着屁股沟直流出来。又过了千余下的抽插…

       表舅妈忍不住肉洞的骚痒,又再次的洩身了。

       口中不停的浪叫道:「好人…哎呀…饶了我吧…我又出了…我受不了了…哼… 」

       姨丈见表舅妈满脸红晕全身颤抖的在求饶。

       姨丈在这剎那间忽觉的龟头一麻,一股浓浓热热的精液直冲入表舅妈的肉洞里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的肉洞里面觉得一股强劲的热流直抵花芯,表舅妈不自主的双手环抱姨丈
     的熊腰双腿夹紧他的屁股。

       经过一番大战后只见表舅妈满脸显现一付满足的微笑。

       表舅妈转身面向姨丈温柔的伸出双手在他的胸前轻轻的一画,并对姨丈发出
     轻轻的甜甜一笑,似乎在说我们尽释前嫌吧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11mni.com


大家都在看

❀亚洲免费中文不卡高清有码 ❀日本高清不卡码无码视频 ❀免费中文字幕午夜理论